"

豫湘桂会战

"

豫湘桂会战是日本陆军于1944年4月至12月期间于中国河南、湖南和广西贯穿三地进行的大规模攻势。8个月中,中国在豫湘桂战场上损兵50-60余万,丧失4个省会和146座城市(豫中会战37天失38城)、7个空军基地和36个飞机场,丧失国土20多万平方公里,6000万人民陷于日军铁蹄之下.为了本次攻势,日军投入了41万名的士兵、800辆战车和将近7万匹马,于2400公里的战线发动攻击,这也是有史以来日军动员规模最大的一次攻势作战。最后日军以2.4万人死亡的代价成功占领美国航空队基地,并给予中国人力与物质上极大的损失,但同时也因为兵力不足而无法扩张战果,日后于中国战场长期维持守势。

豫湘桂会战

豫湘桂会战——战略反攻阶段的一场大溃败

豫湘桂会战简介:日本侵略者最后场攻势作战

  豫湘桂会战(日本称为 Ichi-gō Sakusen“一号作战”或“大陆打通作战”)是日本陆军于1944年4月至12月期间于中国河南、湖南和广西贯穿三地进行的大规模攻势。8个月中,中国在豫湘桂战场上损兵50-60余万,丧失4个省会和146座城市(豫中会战37天失38城)、7个空军基地和36个飞机场,丧失国土20多万平方公里,6000万人民陷于日军铁蹄之下。

  “在侵华日军已成强弩之末,中美空军又掌握优势制空权的情况下,国民党军竟发生1944年豫湘桂大溃败,以致美军中一些人对国民党军的抗战能力产生怀疑,于是在1945年2月的雅尔塔会议上,为了使苏联尽早出兵打击中国大陆上的日军,美国罗斯福竟背着中国与斯大林达成一项严重损害中国国家和民族利益的秘密协定:允许中国领土的一部分(外蒙古)在苏联保护下独立,造成这种严重后果的直接原因是由于国民党军豫湘桂作战的失败”。

  作战目的:击溃中国,占领并确保湘桂、粤汉及平汉铁路南部沿线的要地,摧毁中国空军主要基地。

  为了本次攻势,日军投入了41万名的士兵、800辆战车和将近7万匹马,于2400公里的战线发动攻击,这也是有史以来日军动员规模最大的一次攻势作战。最后日军以2.4万人死亡的代价成功占领美国航空队基地,并给予中国人力与物质上极大的损失,但同时也因为兵力不足而无法扩张战果,日后于中国战场长期维持守势。

免责声明:以上内容源自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原创版权请告知,我们将尽快删除相关内容。

豫湘桂会战背景:侵华日军在败亡前试图垂死挣扎

  历史背景

  1943年,同盟国反法西斯战争转入战略反攻和进攻,日军在太平洋战场上屡遭失败,使南洋(东南亚)各地军队的海上交通线受到威胁。日本大本营为保持本土与南洋的联系,决定打通从中国东北直到越南的大陆交通线,同时摧毁沿线地区的中美空军基地,以保护本土和东海海上交通安全,遂令中国派遣军使用累计约51万兵力,发动打通大陆交通线的作战。国民政府军事委员会以共约100万兵力进行抗击。

  直接原因

  从1944年4月开始一直持续到年底、纵贯中国南北几千余里的大规模豫湘桂战役,是日本军国主义临死前回光返照式的最后挣扎。从1943年夏秋以后,世界反法西斯战争形势发生转折,中国持续抗击日寇,牵制了日本大部陆军兵力,在欧洲战场,德意法西斯逐渐溃败,日本在太平洋战场也接连失败,海上交通线被切断,南洋日军面临被切割的困境。

为此,日本困兽犹斗,制定了从中国战场寻求突破,企图固守大陆以坚持长期战争的计划。因此,表面看来是日本的积极进攻作战,本质上却是出于防御目的。

  日本自1937年发动全面侵华战争后,不仅未能速战速决打败中国,而且陷入中国持久战的漩涡,只能保持点(战略要点)和线(以交通线为主)的占领。日军还被分割成几块,始终不能形成完整的战略体,陆军主力深陷中国不能自拔,给日军转用兵力于太平洋造成极大牵制,导致太平洋兵力不继,不断失败。

为此,日军企图以打通中国大陆交通线,企图将侵华日军各部分贯通起来,并联系被切断海上交通的南洋日军。另外,从中国大陆各个基地起飞的盟军飞机直接轰炸日军甚至日本本土,这意味着盟军同时可以对日本本土日本发动大规模空袭,这使日本异常恐惧,打掉在中国的空军基地,也是日本加速推行豫湘桂战役的直接原因。

免责声明:以上内容源自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原创版权请告知,我们将尽快删除相关内容。

豫湘桂战役时间和经过:日军试图打通陆上交通线

  1944年4至12月日本侵略军为挽救东南亚地区日军孤立,摧毁美国在华空军基地,打通华北到华南以至印度支那的大陆交通线而发动的一次大规模战略进攻。1943年,为摧毁美国在中国大陆的空军基地,阻止美军对日本本土的轰炸,日本决定发动豫湘桂战役,企图打通平汉、粤汉、湘桂铁路,掌握一条陆上交通线。日军从本土及中国东北调集了各兵种部队总计约51万,是中日战争以来规模最大的一次进攻战。战役的第一阶段河南会战,日军出动了约15万兵力,国民党军集中了35—40万兵力。日军在4、5月间先后攻陷郑州、洛阳等地。日军攻占洛阳的同一天,日本中国派遣军总司令官畑俊六将设在南京的前进指挥所推进到汉口,开始了战役主要阶段的湘桂作战。

  日军以13个师团为基干,总共投入36万余兵力;中国方面投入了130多万兵力。日军6月攻陷长沙。1944年6月26日日军占领衡阳机场,并包围衡阳。中国政府调集各路援军增援,但未能突入包围圈。4万守军在孤立无援的情况下,反复同日军展开了激烈的争夺战,使日军受到重大伤亡,终因敌我力量悬殊和守军兵疲粮缺,阵地被日军突破,8月8日放弃衡阳。随后,日军从湖南、广东及越南3个方面向广西进攻,开始了桂柳作战。11月,日军陷桂林、柳州。12月2日占领独山。国民政府因之震动,被迫集中一切可用之兵力投入贵州作战,8日收复独山,迫使日军后退到河池。12月,日军打通了从华北到华南以至印支的通道。

  在短短的8个月中,国民党军队在豫湘桂战场上损兵50万人,丧失拥有146座大小城市、6000万人口的20多万平方公里的国土,失去空军基地7个、飞机场36个 。日军在付出重大代价之后,虽然打通了大陆交通线,但始终也没能全线通车。

  豫中会战

  1944年4月,日军华北方面军司令官冈村宁次指挥第12集团军共5个师又3个旅、1个飞行团(飞机168架)、第1集团军和方面军直属部队各一部,共14.8万余人,在第11、第13集团军各一部配合下,以攻占平汉铁路(北京一汉口)南段为目标,向郑县(郑州)、洛阳地区发动进攻。中国第一战区司令长官蒋鼎文指挥8个集团军1个兵团共17个军约40万人,在第八战区和空军(飞机156架)各一部支援下,以第28集团军依托黄河南岸既设河防阵地抗击日军;第4集团军在河南汜水县(今并入荥阳)、密县(今新密)间山区构成防御地带,进行坚守防御;第31集团军集结于禹县(今禹州)、襄城、临汝(今汝州)地区,待机歼敌。18日,日军第37师配属独立混成第7旅从中牟新黄河(今贾鲁河)东岸向第28集团军暂编第15军河防阵地发起攻击。19日,日军第110、第62师由郑州黄河铁桥南端向第28集团军第85军邙山头阵地发起攻击。突破阵地后,至23日相继攻陷郑州、新郑、尉氏、汜水、密县。25日,日军第13集团军以2个旅由安徽正阳关、凤台攻向阜阳,作出向河南漯河进攻态势,以牵制豫东守军,打通平汉铁路后撤回。30日,日军第12集团军以3个师又2个旅向许昌发起攻击。守城的新编第29师抗击至5月1日失守。日军第12集团军旋以一部沿平汉铁路南进,主力转向西进,寻找第一战区主力决战。第31、第4集团军予日军以打击后,于5、6日分别撤往伏牛山、韩城。至9日,西进日军攻抵龙门附近。随即以一部进逼洛阳,大部向伊河、洛河河谷进攻。

  同日,由许昌南进之日军第27师,与由信阳附近北上之第11集团军宫下兵团(相当于旅)在确山会师,打通平汉铁路南段。同日晚,日军第1集团军以8个营从山西垣曲(今古城镇)强渡黄河,攻占河南英豪、渑池后,沿陇海铁路(兰州-连云港)东西分进。至14日,与西进日军击退第36集团军和刘戡兵团,包围洛阳。18日,日军菊兵团(第63师一部)攻击洛阳,守军第15军配属第94师依托城防工程,顽强抗击一昼夜,使敌攻击受挫。华北方面军令第12集团军司令官指挥第110师一部、坦克第3师主力、骑兵第4旅和菊兵团攻击洛阳。守军孤军奋战至25日分路突围,洛阳失守。在日军第12集团军主力西进后,第五战区第55军、第十战区豫南挺进军等部,向平汉铁路南段实施袭击,一度收复确山、漯河等地,以牵制日军。1944年6月2日,第一战区主力、第八战区一部发起反击,战至中旬,将日军逐至陕县、洛宁、嵩县、鲁山一线,双方对峙,会战结束。

豫湘桂战役结果:国军蒙受巨大损失失去大片领土

  豫湘桂战役持续近8个月,国民党军军队损失兵力50-60万(21世纪又出现报告文学加到70万),丢弃了河南、湖南、广西、广东、福建、贵州等省的大部或一部,使20余万平方公里的国土沦丧敌手,6000余万同胞处于日军铁蹄蹂躏之下。在这次大溃败中,中国人民生命财产所受的损失是无法统计的。日本军部内部统计的损失(二战日本体制没有向国民公布某战役整体死亡统计的做法)为战死11742人。但是饿死病死也有至少同样数量,这还是只计算到11月下旬的因此是不完全的(《战争与营养》与《饿死的英灵》记录有病员六万六千,而一处医院里收容的患者六千多人死亡二午二百多,死亡率为37%),因此至少2.4万日军死亡,加上伤病共十万。。

  而中国方面,河南损失88家工厂;湘桂粤3省的工厂占大后方工厂的三分之一,全部落入敌手;湖南着名的钨、锑等重要战略物资,全被日军攫夺;豫湘桂是重要农业地区,也被日军掌握。日军所到之处残暴地烧杀抢掠,仅萍乡一地,被杀害者1.9万余人,被虏者2万余人,妇女被侮辱者6000余人,房屋被毁700余间,农具被毁值4700余万元,米谷被劫5万余担,棉花被劫9500余担。战争中几十万难民颠沛流离,每天数百人死于疾病冻饿。

  豫湘桂战役的大溃退是抗战以来国民党正面战场的第二次大溃退,国民政府军事委员会由于战略指导失误,战役指挥失当,加之国民党政府长期执行避战、观战政策,致使豫、湘、桂大片国土被占,空军基地、场站被毁。使部队大部丧失抵抗信心和战斗力其军事上的溃败,也是其政治上腐败的表现。日军尽管达成作战企图,却无力保障大陆交通线畅通,也未能阻挡美机空袭日本本土。由于分散了兵力,为国民党军队反攻提供了条件。

  重庆国民政府在日军一号作战中连番受挫失地的情形,极大程度地损害了美国对中国(尤其是以蒋介石为首的国民政府)的观感;史迪威与蒋间在此役之前即恶化的关系更因此达到临界点,史迪威以此役中国军拙劣的表现与辖下印度蓝迦滇缅远征军的精强做对比,直指蒋政权腐化无能是导致战争延长之主因,甚至进而主张由其取代蒋担任中国战区最高统帅,而蒋也几近愤怒地要求美方撤换史迪威。

  这场中美指挥权的冲突最后以美方退让,在1944年底美国总统罗斯福被迫撤换史迪威告终,但美国政府及民间对中国国民党政府的印象已转趋不信任与轻视,一定程度上影响了战后国共内战的结果 。

免责声明:以上内容源自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原创版权请告知,我们将尽快删除相关内容。

豫湘桂会战对抗战的影响:日军失去继续进攻能力

  豫湘桂会战(日本称为 Ichi-gō Sakusen“一号作战”或“大陆打通作战”)是日本陆军于1944年4月至12月期间于中国河南、湖南和广西贯穿三地进行的大规模攻势。8个月中,中国在豫湘桂战场上损兵50-60余万,丧失4个省会和146座城市(豫中会战37天失38城)、7个空军基地和36个飞机场,丧失国土20多万平方公里,6000万人民陷于日军铁蹄之下。

  “在侵华日军已成强弩之末,中美空军又掌握优势制空权的情况下,国民党军竟发生1944年豫湘桂大溃败,以致美军中一些人对国民党军的抗战能力产生怀疑,于是在1945年2月的雅尔塔会议上,为了使苏联尽早出兵打击中国大陆上的日军,美国罗斯福竟背着中国与斯大林达成一项严重损害中国国家和民族利益的秘密协定:允许中国领土的一部分(外蒙古)在苏联保护下独立,造成这种严重后果的直接原因是由于国民党军豫湘桂作战的失败”。

  抗战后期的国民党战场在牵制、打击日军,并最终打败日本侵略者的过程中发挥了重大作用。

  挫败了日军的战略企图。以豫湘桂战役为例,不仅没有在实质上达到其战略目的,且大大增加了侵华日军自身的困难。

  支援、配合了敌后战场。中共领导的敌后抗日根据地发展所以迅速,其中原因,有一点就是由于1943年至1944年日军的主要攻击目标指向国民党战场,特别是日军1944年春夏实施的“一号作战”,集中了侵华日军(中国派遣军)80万的2/3于国民党战场,大大减轻了华北、华中共产党抗日根据地的压力。 徐江虹则认为,对中日两国来说,1944年战局的发展给双方都带来了至关重大的影响,是抗日战争伟大转折的一年,这个转折以日本侵略军发动的豫湘桂会战及其影响为标志。

免责声明:以上内容源自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原创版权请告知,我们将尽快删除相关内容。

豫湘桂会战评价:日军溃败前的一次回光返照

  总体评价

  豫湘桂战役是日军在溃败前夕一次回光返照式的挣扎。在短短的8个月中,国民党军在战场上损兵50万人,丧失国土20多万平方公里,丢掉城市146座,失去空军基地7个、飞机场36个,人民生命财产损失更是不计其数,使6000万同胞沦于日帝铁蹄之下。这次战役充分暴露了国民党统治的日益腐朽,引起了人民的强烈不满。而且,在这次抗战中规模最大的进攻战役中,日寇在付出了沉重的伤亡之后,使得国民党军队一溃千里,捣毁了数十个国军机场,占领了上百个城市,湘桂粤三省占当时大后方工业1/3的工厂也尽入敌手,打通了印度支那与华南。这场战役,看上去日军达成全部的作战目标,但事实上,日军兵力比战役之前更加分散,为敌后活动创造了更大空间;美军此时占领了马里亚纳群岛,美国陆军航空兵拥有了更好的轰炸日本本土的基地,使得占领中国机场的行动完全失去了意义;最讽刺的是,打通了大陆交通线,但到日寇投降的时候所谓大陆交通线也没能通车。综上所说,这次战役虽然以日军取胜而告终,但大陆交通线作战在战略上其实没有达到预期目标,反而加速了日本的战败。

  书面评价

  这段经过,国防科技大学副校长、人大常委黄玉章中将主编的《中国抗日战争正面战场作战记》(江苏人民出版社2002年第一版)第1372页上面说:

  “在侵华日军已成强弩之末,中美空军又完全掌握制空权的情况下,国民党军竟发生如此惨重的失败(指国民党1944年豫湘桂大溃败),以致美军中一些人对国民党军的抗战能力产生怀疑,甚至不正确地估计日军可能长期占领中国。1945年1月,美军参谋长联席会议建议时任美国总统罗斯福(1882~1945)要求“俄国在它能力范围内尽早参加进攻日本”,以减轻美国的负担,于是在2月的雅尔塔会议上,为了使苏联尽早出兵打击中国大陆上的日军,美国总统罗斯福、英国首相丘吉尔竟背着中国与苏联大元帅斯大林达成一项严重损害中国国家和民族利益的秘密协定:允许中国领土的一部分(外蒙古)在苏联保护下独立,恢复帝俄时代在中国东北取得的殖民特权,如租借旅顺口军港,中苏共有东北铁路主权以及在东北“优先利益”等等。造成这种严重后果的根本原因,固然是美英等国的大国强权政治,但直接原因是由于国民党军湘、桂作战的失败”。

免责声明:以上内容源自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原创版权请告知,我们将尽快删除相关内容。

豫湘桂会战日军伤亡探究:病死者是战死的两倍多

  早年曾参加侵华战争,其学问的原点就是在中国战场上对悲惨战争的体验以及对于侵华战争的深刻反省。

  本书根据其4年军旅生活中的亲身经历所写成。

  比什么都困难的是粮食补给的问题。因此,我在中队里专门编成了征发粮食的小分队。历经战乱的茶陵周边地区早已是家徒四壁,寸草难生,什么食品都没有,所以我只能派小分队到更远的中国军队较少出现的黄石铺一带去寻找。依据中队长的命令而组成的征发小分队,至少还是有组织地进行征发,而不是违反军纪的掠夺。就像我在前边已经说过的那样,按照日军的规定,征发物资必须是高级指挥官(师团长)命令经理部长,由各部队分别实施。如果是各部队自行实施的话,必须由高级指挥官指定出一定范围的地区,组成的征发队必须由军官担任指挥官,对于征发的物资必须给予补偿,或者是为日后进行补偿而开具票据或证明。除此之外违反规定的征发行为,就不是征发,而是掠夺。但是,上述日军的规定并没有被各部队严格遵守,很多军官甚至连是否有这个规定的存在都不清楚。所以,日军的所谓征发物资,只不过是以“征发”为名进行的掠夺罢了。

  像这样长时间、大规模的作战行动,因为完全没有粮食的供给,所以虽说是不许掠夺,但实际上完全是难以实现的要求。为了不使第一线作战的部队因为饥饿而导致死亡,日军各部队就必然会千方百计地掠夺。确实,掠夺是恶劣的行为,但其责任可以说应该由无视补给问题而制定作战计划的军部的上层来承担。一号作战动员了50万日军进行纵贯中国大陆的作战,在这一作战期间,日军所到之处实际上都进行了反复多次的掠夺。

  当时,我们第三中队的征发小队前往的黄石铺,位于茶陵与攸县的中间,就是我们第三中队前来茶陵的时候尽量避免经过的乡镇。征发队派出去以后,到傍晚时分牵回来四五头牛,当地居民早在征发队到来之前就已经逃得无影无踪了。那些牛在征发队到达之时都放牧在山坡上,因为不想再往远处走,就轻而易举地抓住了那些牛。无论如何,因为抓了这些牛,使我们部队尝到了久违了的牛肉,补充了动物性蛋白。

  从我们第三中队发动夜间突袭获得成功以后,接下来就防守刚刚夺取的阵地,进行了十天的阵地防卫战,中队里出现了以两名小队长为首的五十多人的死伤者,还有约三十人的战场病患者被送到了后方医院,战斗减员几乎达到了一半。我们第三中队的伤亡比其他中队还要多,是参加一号作战以来第一次蒙受如此重大的损失。特别是还继续留在中队里的官兵也都无一例外地因为营养失调、体力下降而变成了“老弱病残”者。

  另外,我想根据战后得到的资料来分析一下,打通大陆交通线作战期间因战斗而死亡者与因战场患病而死亡者的比例问题。轻视补给的作战计划,兵站线的断绝,美国空军的妨碍等一系列原因,使得一号作战期间的补给,尤其是粮食的供给极其不充分。因此,日军中陷于营养失调的人员非常多,其特点是因战争营养失调病症而死亡的人员达到了大多数。根据在野战医院所统计的病死者的死亡原因的顺序,第一是痢疾,第二是战争营养失调病症,第三是疟疾,第四是脚气,即使是痢疾、疟疾,很多人也是因为战争营养失调病症而导致抵抗力衰竭而最终死亡的。据长尾五一军医所着《战争与营养》一书所说,如果体谅战死者家属的心情,作为军医很难提出战争营养失调病症的病名,但实际上,在战场上生病而死的大部分人都被认为是由于患了战争营养失调病症。而且,日军这样的作战还有一个特征,就是作战受伤的人很多也是死在了野战医院里。其原因很多还是因为对野战医院的补给不充分,使伤病员们患上了战争营养失调病症,抵抗力下降而导致死亡。

  关于在战争期间的战死者、战伤死者、战病死者的比率,可以看一看我们部队的《中国驻屯步兵第三联队作战日志》,那里面有如下记载:

  “从1944年开始到战败回国为止的打通大陆交通线的作战期间,联队的死亡者人数为1647名,其中作战死亡者509名,占31%,作战受伤死亡者84名,占5%,战场患病死者1038名,占63%,其他(包括意外死亡和死因不明)16名,占1%。也就是说,战场患病死者是作战死亡者的2倍有余。”另外,虽然我作为中队长为了不使中队出现战场患病死者而竭尽全力,但是,我们第三中队仍然有作战死亡者36名,占死亡总数的47%,作战受伤死亡者6名,占8%,战场患病死亡者35名,占45%。

  跟瓜塔尔卡纳尔岛和新几内亚岛的情况不一样,在人烟稠密、物产丰富的中国战场,一般都以为不会发生日军士兵被饿死的事件。但是,打通大陆交通线作战的实际情况却是,由于补给断绝,给养恶化,在日军里发生了大量的战争营养失调病症,出现了很多的因战场患病而致死的官兵,也就是广义上的饿死者。

豫湘桂会战的一场关键战斗:方先觉孤军守卫衡阳

1944年初,日本为打通大陆交通线,挽救孤悬南洋的日军,纠集侵华日军主力,发动了“一号作战”,中方称为豫湘桂战役。衡阳保卫战是豫湘桂战役中最惨烈的一役。

1944年6月,日军动用11万余人的兵力分三路南进,直扑军事要冲衡阳。中方第十军1.8万人在方先觉军长指挥下守卫衡阳。从6月21至8月8日,在装备不足、援军不至、粮弹不继的情况下,中国守城官兵仅凭粗陋野战工事,孤军奋战,抗击日军波浪式的冲锋围攻,以血肉之躯阻止敌军进攻。衡阳保卫战历时长达48昼夜,以守军弹尽援绝、伤亡殆尽而惨烈告终。

衡阳保卫战阻挡了日军的凶猛进攻,成功粉碎了日军企图3天拿下衡阳城、7天打通西南大陆交通线的迷梦,牵制了日军打通大陆交通线的兵力,为中方调整战略部署赢得了有利战机。此役,中方伤亡1.5万余人(其中阵亡7600多人),日军则伤亡多达6万之众(其中被歼19000多人)。日方在战役中的损失及其影响,直接导致了首相东条英机的下台。

衡阳保卫战不但是中华民族抗日战争中的重要战役,也是世界反法西斯战争中以寡敌众的典型战例,被西方媒体誉为“东方的莫斯科保卫战”。日军围攻衡阳,中国军队驰援雨母山。

免责声明:以上内容源自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原创版权请告知,我们将尽快删除相关内容。

豫湘桂会战的定义:一定程度上改变了抗战的走势

  豫湘桂战役是中国抗日战争中最大的一次军事失败。1944年4月开始,至12月结束,在8个月的时间里,中国丧失了百余座城市和6000余万人口的大片国土;损失了厂矿总数的三分之一;丢掉了年产粮1.2亿石的重要粮区;在作战中,中国官兵伤亡50万人,丧失空军基地7个,机场36个;日军以伤亡7万人的代价打通了南北大陆交通线,并将国民党统治区东西分割开来。

  生在河南、湖南、广西的豫湘桂战役,是中国抗日战争中最大的一次军事失败。1944年4月开始,至12月结束,在8个月的时间里,中国丧失了百余座城市和6000余万人口的大片国土;损失了厂矿总数的三分之一;丢掉了年产粮1.2亿石的重要粮区;在作战中,中国官兵伤亡50万人,丧失空军基地7个,机场36个;日军以伤亡7万人的代价打通了南北大陆交通线,并将国民党统治区东西分割开来。这种结局,暴露了中国正面战场抗战的弱点。无怪蒋介石在战役后悲哀地说:“1944年对中国来说是在长期战争中最坏的一年”,“我今年58岁了,自省我平生受到的耻辱,以今年为最大”。

  显然,国民党并没有讳言豫湘桂战役失败对中国抗日战争造成的消极影响。不仅当时国内舆论发出一片谴责,美国盟军也表示了极大不满。以至于有人提出,美国在雅尔塔会议出卖中国利益来换取苏联早日出兵中国东北,就是因为豫湘桂战役的失败使其怀疑国民党的抗战能力。还有一种说法,认为豫湘桂战役失败大量消耗了国民党军队,却为共产党军队在敌后发展创造了空前的条件,两相比较,这也是后来中共在内战中很快取得优势的一个重要原因。这些观点是否合理,已经不能单纯地以战役视角和军事视角来判断了。

  首先来看战役与战争的关系。战争的胜负是由无数个局部战役较量来决定的,而不同的局部战役之间又有着很大的关联性。这里所说的局部战役还可以扩大理解为,中国战场是世界反法西斯战争的一个局部战场。豫湘桂战役正是在这样的关联性中发生的。1943年,日本在太平洋战场接连失利,海洋交通线岌岌可危,南洋军队补给几近中断,为弥补海洋运输不足,日本于1944年开始实施“一号作战”计划,以打通中国华北、华中、华南至越南、泰国的大陆交通线为作战目标。为此,日军动用了51万兵力,远远超过武汉会战时的35万兵力,并再次进行国内动员。如前所述,日本最终实现了作战目标。但是,日本虽然打通了大陆交通线,却因战线延长和兵力分散而无法有效地利用大陆交通线。而战役与战争的关联性更表现在豫湘桂战役进行的同时,中国军队已经在缅北和滇西向日军发起了反攻作战。缅北、滇西战役从1943年10月开始至1945年3月结束,进行了17个月,中国军队解放了缅北大小城镇50余座,收复云南西部失地83000平方公里,击毙日军48000余人,并且成功地打通了中国与盟国间的陆上交通线。如果说豫湘桂战役的失败确实引起了国内外舆论的谴责,那么缅北、滇西战役的胜利却给国民党军队争来了脸面。前者,招致了包括罗斯福总统的非议;后者获得了盟军的极大赞赏。曾任中国驻印军总指挥的史迪威评价说:“中国军队是极好的。”1944年11月的美国《皇冠》杂志发表一位记者的述评说,缅北战斗“表现出中国军队忍受无限艰难的伟大,世界上任何军队都望尘莫及”。

  豫湘桂战役和缅北、滇西战役虽然是在远隔千万里的不同地域进行的,但却是在同一个战争和同一个时间段共同进行的,都与战争的进程密切关连。当然,战役对于战争的影响存在着消极与积极的显着区别,但仅以褒贬之词来判断美国在雅尔塔会议对华政策转换的原因,却不尽合理。事实上,雅尔塔会议对于中国利益的出卖,不仅关系到换取苏联早日出兵中国,也关系到欧洲战场英美盟国与苏联的合作,甚至关系到战后美苏力量的相互制衡。因此,即使没有豫湘桂战役的失败,在本国利益优先的原则下,强国牺牲弱国的交易也要进行下去。

  其次来看军事与政治的关系。豫湘桂战役的惨败,有军事上的原因,也有政治上的原因,更多的时候,两种原因是纠合在一起的。

  先从军事上来看。现在很多台湾学者认为战役失利的重要原因是当时精锐部队用于缅北、滇西,造成了中原战场兵力不足。而实际上,在豫湘桂战役范围内的国军兵力约250万人,是日军用于“一号作战”兵力的5倍,尽管武器装备与官兵素质大大低于缅北、滇西的国军,但如果指挥得当,奋力抗敌,豫湘桂战役也不至于败得这样快和这样惨。首先,在大战之前,国民党最高指挥层虽然发现了日军的异动,却没有意识到大战的来临,直到豫中战斗开始后,才意识到日军的战略用意。其次,在指挥方面,无论是最高当局与下属部队,还是各作战部队之间,都呈现不协调的情况。如日军南进后在皖鄂等地兵力单薄且分散,最高指挥当局并没有利用机会命令当地中国军队出击以干扰日军的作战部署。又如衡阳保卫战是湖南会战最大的一次战役,守军付出了巨大牺牲抗敌40余天,却迟迟得不到友军的支援,最终丧失了里应外合的歼敌时机,湖南很快沦陷。而指挥的失当也严重地影响了官兵士气,如广西作战,日军在中美空军的不断袭击之下居然能以每天30公里的速度向前推进,不仅占领了广西,还打到了贵州独山。《扫荡报》记者评论说:“独山失守,表现了军方的无能”,“敌军尚在数十华里之外,我军已仓惶逃走”。美国参谋长联席会议向罗斯福总统的报告也认为,中国所处的严重困境,在一定程度上是由于军方处置不当和玩忽而造成的。

  再从政治上来看。上述军事指挥的错误,有些是不合常理的。如作战部署和兵力配置,本来国民党可以调动更多部队抵御日军进攻,但为了“预防共党扰乱后方”,很多兵力却用来监视八路军了。最为明显的例子是,当日军开始进攻湖南的时候,军事委员会讨论作战计划,是把预防日军和预防中共并列为两个议题。有人统计,国民党军对付日军与监视中共的兵力之比大约为七比一。对此,美英盟国也大为不满,指责国民党以数十万部队监视中共而影响了对日作战,认为除非中国的一切力量,包括正在对付中共的军队在内,都用来对日作战,中国在战争结束前是不可能起什么作用的。众所周知,国民党和共产党确实有着不同的政治诉求,但是,抗日战争并不是任何一个党派的反侵略战争,如果把党派利益放在首位,显然会伤害到民族的整体利益。当然,在抗日战争时期,共产党也没有讳言发展壮大自己,“放手发动群众,壮大人民力量”是这一时期中共的重要目标之一,因为只有壮大人民力量,才能打败日本侵略者。与此形成对照的是,豫湘桂战役显示了国民党并没有意识到民心的作用。蒋介石在战役后哀叹,“我们的军队沿途被民众包围袭击,而且缴械!”这是为什么呢?他检讨了原因,这就是“部队里面军纪的败坏,可以说到了极点!在撤退的时候,若干部队的官兵到处骚扰,甚至于奸淫掳掠,弄得民不聊生”!而极具讽刺的事情是,在国军被袭的同时,居然有民众为日军运输物资。这样的仗,失败也就成了必然。

免责声明:以上内容源自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原创版权请告知,我们将尽快删除相关内容。

豫湘桂会战证伪:八路军对于有效牵制了华北日军

  最厚颜无耻的谎言——华北八路军坐视日军南下,日军得以放心行动,可见八路军对日军毫无牵制作用,所以应对国民党的豫湘桂大溃败负责

  这个谎言的表现主要来自郑浪平那本奇葩言论层出不穷的《不朽的光荣——第二次中日战争史》。国民党粉丝是可怜的,他们竟然找不到几本像样的资料来为他们可怜的偶像贴金。这本书口口声声“写作本书的动机就是要完全忠于历史的事实”,口口声声“历史的真相是不容扭曲”(语均出自29章)。可是作者本人甚至都懒得掩饰它袒护国民党贬抑共产党的动机。

  该书在第三十四章《日军孤注一掷的疯狂反扑》中这样说(所以大家看清楚了,以后凡是看到有这段话的帖子就知道该帖子是从哪里来的了。当然也就说明发贴人自认与郑浪平同样弱智并存有偏见):

  “在华北战场上,假如当时八路军不是因为政治原因,对于华军采取见死不救的策略,以共军当时在华北的实力,可以发动好几个百团大战,全面切断日军的补给线,那么日军很难在华北平原上,进行快速与飘忽的攻击行动。因为这时候的延安与重庆,几乎已经进入全面的政治斗争状态。为了提防八路军对国军发动攻击,重庆方面以二十一个师的部队,在陕西中北部地区布防,一部分的任务就是盯着延安。此时的八路军,则拥有六十万行动敏捷、作战骠悍的游击部队,竟然是坐视日军对中国从北到南、全方位的攻势。事实上,当时的共军若是全力出(13除了十四航空队的一五〇架战机外,美空军并没有面临其它紧急、特殊的状况,却奉命只可袖手旁观,不准支持危急的华军战线。没有任何道理可以为史迪威辩解的。)战,可以让抽调一空的日军,在华北全面的瘫痪。如果要抗日,这绝对是战略上的打法。但八路军却除了收编华军残兵,与扩大地盘之外,没有果决全力的出击。在日军一号作战的攻势期间,八路军乐为缺席的旁观者,是造成中国抗日战争历史悲剧收场的最大原因之一。”

  这段话后来被添油加醋地进行描绘,说日军南下进行河南作战是非常放心的,京汉铁路从未受到威胁。一而在再而三暴露国民党粉丝撒谎的肆无忌惮。

  真的“在日军一号作战的攻势期间,八路军乐为缺席的旁观者”吗?

  下面这些文字均来自日本防卫厅战史室编写的《华北治安战》,天津人民出版社1982年版。下册第五章第一节

  “中共方面表面上虽未进行大规模的武装反攻,但地下活动日益活跃,使我方警备增加了很大困难。视察过京汉作战现场的参谋次长秦彦三郎中将,曾向大本营提出报告称:‘作战期间,原来占领地区的治安急剧恶化。’

  山东半岛治安恶化,对于青岛—菜阳—栖霞—芝罘路线的确保也很困难。10月中旬要地栖霞也放弃了。

  ……京汉作战一开始,共军同时开始扰乱后方,特别是西面的庞炳勋军,被压到辉县、汤阴县西部,使京汉路经常受到威胁。

  陇海路以南重庆军很少积极活动,张岚峰军得以确保该地治安。但京汉路以西地区,共军势力强大。日军驻林县警备队撤回后,该方面的庞炳勋、孙殿英军受到压挤,担当濮阳方面的孙良诚军也逐渐被蚕食后退。

  京汉作战时,最初预定只以部分兵力参加,但为了攻占洛阳,(63)师团长急速率领第六十七旅团主力前往指挥菊兵团。在此期间留守地区治安急剧恶化,驻北京附近的分屯部队也遭袭击,并不断发生炸毁铁路,向我城内后勤诸设施投弹,以及中国方面的武装团体叛变、被绑架和逃亡等事件。

  方面军占领洛阳后,鉴于该地附近治安迅速好转而北京方面治安恶化的情况,遂于5月27日,解散洛阳的菊兵团,命第六十三师团各部队返回原地。

  当时,中共趁京汉作战日军兵力集中和转移的空隙,企图扩大势力,其秘密活动仍极顽强,尤其是冀东、冀中地区,各种活动都很激烈。

  由于精锐兵团的调出,警备更迭频繁,密度降低,太岳军区的共军大有显着扩张之势。”

  这就是郑浪平之流拼命鼓吹的“日军一号作战的攻势期间,八路军乐为缺席的旁观者”。

  看清楚了,这是日本的战史,不是共产党的(按照共产党的官方战史,豫湘桂作战期间,恰好是解放区“局部反攻”期间。此期间共军控制的地盘迅速增大,其发展速度之快是此前两年望尘莫及的。你们以为是天上掉下来的?但是共产党的史书你们当然是不买账的,所以我也不细引了,你们有兴趣自己去查)。从上面我们清楚地看到这样的原话“京汉作战一开始,共军同时开始扰乱后方”。京汉作战(即豫中会战)期间,八路军非但不是“坐视”日军南下。恰恰相反,八路军活动越来越积极,连日军都不得不承认“作战期间,原来占领地区的治安急剧恶化”,“京汉路经常受到威胁”。八路军活动得剧烈,甚至逼迫有些出击的部队(如63师团各部队)不得不迅速返回原地以解燃眉之急。反倒是“陇海路以南重庆军很少积极活动”!究竟谁“乐为缺席的旁观者”?

  而今天某些没良心的国民党历史学家和国民党粉丝,竟然能厚颜无耻到对这种起码的事实视而不见,熟视无睹,睁着眼睛说瞎话!

免责声明:以上内容源自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原创版权请告知,我们将尽快删除相关内容。

结语

豫湘桂战役是日军在溃败前夕一次回光返照式的挣扎。在短短的8个月中,国民党军在战场上损兵50万人,丧失国土20多万平方公里,丢掉城市146座,失去空军基地7个、飞机场36个,人民生命财产损失更是不计其数,使6000万同胞沦于日帝铁蹄之下。这次战役充分暴露了国民党统治的日益腐朽,引起了人民的强烈不满。



相关新闻阅读